首页 »

杭州人将要喝上千岛湖的“农夫山泉”,别忘了新安江上这一跨越省界的试点

2019/8/14 9:49:11

杭州人将要喝上千岛湖的“农夫山泉”,别忘了新安江上这一跨越省界的试点

浙江杭州与安徽黄山之间,最近关系呈现升温之势。前不久黄山加入了杭州都市圈,再过不久杭黄高铁将开通。安徽新安江流域息息相关的浙江千岛湖上,又传喜报,配供水工程已近尾声,预计12月底将全线贯通,明年将让杭州市区的千家万户喝上千岛湖的水,已有人想象“观西湖美景,喝千岛碧水”,还有人说“杭州人要喝上‘农夫山泉’了”。

 

连接杭黄的,是同一江水。新安江,发源于安徽黄山市休宁县,向东入浙江省,经淳安至建德与兰江汇合后为钱塘江干流,是钱塘江正源,杭州人喝上来自千岛湖的一级地表饮用水,这一定程度上归功于近年来推行的一项试点——新安江流域生态补偿机制。2011年,全国首个跨省流域生态补偿机制试点在新安江启动,设置补偿基金每年5亿元,其中中央财政3亿元、皖浙两省各出资1亿元。年度水质达到考核标准,浙江拨付给安徽1亿元,否则相反。从那时起,浙江、安徽两省着眼大局,从源头控制污染,走互利共赢之路。

 

如今,试点已第三轮。10月中旬,浙江和安徽签署《关于新安江流域上下游横向生态补偿的协议》,本轮试点为期三年,即2018年至2020年。浙皖每年各出资2亿元,当年度水质达到考核标准,浙江支付给安徽2亿元;反之,则由安徽向浙江支付,多年来,这一形式,照外界习惯说法,或可称之为“对赌”或“角力”。但说是“对赌”,其实更像是激发彼此干劲的“战书”。作为全国首个跨省流域生态补偿机制试点,新安江已成为全国水质最好的河流之一。“通过一定的财政支持,号召上下游行动起来,形成良性互动,实现流域共治,这是这一探索的意义所在。”杭州市淳安县环保局副局长吴志旭告诉记者。

 

最近一月间,这一江水更“热”了,数场专注“水”的论坛在杭州黄山两地举行。“长三角人”都期待,新安江一江春水,千岛湖一湖清水。

 

探索

 

安徽黄山市歙县街口镇街口村村民姚志平,在浙江淳安县的新安江鸠坑口水质自动监测站工作已有5年,主要负责监测浮台的日常清洁和汛期加固,以确保其24小时检测。近年来,黄山和淳安两地多次在街口断面附近联合打捞垃圾,他说,联合打捞主要在每年汛期,这时垃圾较多,难捞净,甚至出现“船跑不上去”、“人站上去都沉不下去”的场景。现在,双方打捞队有着良好的联动机制,而这正是在首轮试点期间就已建立的。在雨季的时候,由于黄山打捞力量有限,处于下游的千岛湖打捞队也会前往上游协助打捞,大家有着相同的目标,“尽可能在交界的上游就打捞掉,避免进湖”。

 

黄山在近些年迅速建立起16支新安江干流打捞队,很多流域内村民成了水上垃圾打捞队的一员。这件事上,淳安走在了前面。千岛湖湖面垃圾打捞工作起步于1999年,其不仅将湖面分为西北、东南等分区进行打捞,还建立了市场化、专业化的打捞模式,由专业公司负责打捞。目前,已经建立了3支机械化专业打捞队,配备11艘机械化打捞船、1条运输船和打捞人员80余人,汛期还会增配打捞人员和小船。

淳安县淳安打捞队正在作业。

吴志旭回忆,早在上世纪90年代初,淳安就开始关停一大批国有化工厂、造纸厂、印染厂化肥厂等工业企业。近年来,农村治污是流域内面源污染的治理重点之一,在淳安鸠坑乡,去年就开始了对农户污水沉渣进行的有机化、无害化处理,进而转化成有机肥加以利用,目前已经基本实现全覆盖。2014年,拥有千岛湖一湖碧水的淳安不再考核GDP,取而代之的是以生态为先、民生为重的单列考核。2011年,安徽就将新安江综合治理作为生态强省建设的“一号工程”,对黄山进行全省唯一的单列考核,降低GDP考核权重,加大生态环保考核权重。对此,黄山市新安江保护局副局长毕孟飞介绍,近年来,黄山市累计关停淘汰污染企业170多家,整体搬迁工业企业90多家,优化升级项目510多个,最大限度降低工业企业污染物对水体的影响。

 

为了改善生态环境,黄山也进行一系列创新。2015年,在市级层面设立“农药配送办公室”负责对高效低残留农药进行集中配送,目前,“农药集中配送”网点已经建立455个,农药废弃包装物统一回收处理也已达到100多吨。此外,随着民众生态保护意识的提升,“垃圾兑换超市”更名为“生态美超市”,其也已在新安江流域铺开,通过“以物易物”,让村民得实惠、转观念、见行动,推动形成“户分类、村收集、乡运转、县市处理”的垃圾处理生态链条。

 

“用水权”是近年来健全生态保护补偿机制的探索方向之一。知情人士指出,用水权的探索其实也可以在新安江流域进行试点。现在,“农夫山泉”是淳安首屈一指的大型企业,作为流域内乃至国内“水产业”的代表,对于优质水资源需求量巨大。因此,在新安江流域取水或者用以发电等,应当向水源提供者支付相应的费用,这是“用水权”表面概念;其实深入来讲,用水权除了水的“使用权”外,还应包括水的生态服务价值,如生态调节、森林涵养等,其有待进一步探索。对此,经生态环境部规划院评估,新安江生态系统服务价值246.5亿元,水生态服务价值64.5亿元。

 

转型

 

新安江流域生态补偿机制试点,已到第7个年头。江面上,星罗棋布、大大小小的网箱已经不见踪迹,渔民们上岸了;田地里,化肥农药使用越来越少;流域内,昔日随处可见的漂浮垃圾少了。“不能饿着肚子守护绿水青山”,已成为处于新安江上下游的黄山和淳安两地的共识。近年来,在提高发展质量、增加村民收入等方面,两地都可谓不遗余力。

 

2016年,淳安县鸠坑乡列入“杭州市有机茶叶小镇”试点乡,也是全省首个以有机茶为主题的特色小镇,如今,鸠坑茶已成为淳安县首个国家农产品地理标志登记产品,鸠坑乡也成为浙江省农产品出口有机茶示范基地。近年来,鸠坑乡农业发展有“两禁”,即禁止使用化肥、禁止喷洒农药。鸠坑乡乡镇干部李文君介绍,乡里一直在鼓励使用有机肥,为调动茶农的积极性,不仅有机肥免费让茶农使用,而且还会给予使用者一定补贴。随着有机茶叶小镇建设推进,乡里已实现人均增收约5000元。

 

而在新安江流域内,有些产业的产生与发展,则直接受益于新安江生态的改善。安徽省休宁县板桥乡的“泉水鱼”,就让“草鱼变金鱼”,作为一种传统的养鱼方式,其发展很大程度上得益于“生态保护”。

 

要知道,泉水鱼的养殖并不同于一般的鱼类规模化养殖,其需要生活在流动的源头水中,养殖场所为10至15平方米的鱼塘内,以有机草为食。2015年起,板桥乡呈村村民程少敏开始养殖泉水鱼,其养殖面积达360多平方米,算是村里较大的。由于山区气温较低,以有机草为主的“佛系”养殖方法,泉水鱼基本一年增长半斤到一斤。他告诉记者,之所以近几年板桥乡的泉水鱼产业逐渐打出知名度,新安江水质的进一步改善,带来泉水鱼的高品质是其主要原因。

泉水鱼养殖正与生态保护形成良性循环。一方面,由于新安江流域生态治理,为当地大力发展泉水鱼产业打下坚实基础;另一方面,大力发展泉水鱼后,农户对于生态保护则更为自觉,因为“水质好,鱼才会好”。“泉水鱼养殖生动地诠释了‘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’的理念。”板桥乡乡长程明轩告诉记者,虽然当地一直以来就有养殖泉水鱼的传统,但是多为自给自足,没人将其作为增收来源。转机出现在2013年,当时新安江治理取得一定成果,板桥乡提出“渔旅结合”。在大力发展泉水鱼的同时,品牌建设也没有落下,现在板桥乡的“一线泉”泉水鱼已经小有名气,目前渔家乐已由3家发展到40余家。泉水鱼每斤价格在80元左右,黄山年产泉水鱼已达1200吨,综合产值超过2亿元。  

 

转型的不只是农业,在黄山工业基础较好且较集中的徽州区和歙县,建立了黄山循环经济产业园,经过关停并转和优化调整后,90多家工业企业整体搬迁到产业园内,实现集中供热、集中治污。

 

前景

 

一个多月前,黄山更换了部分出租车上的公益广告,“倡导清洁生产,发展循环经济”字样出现在出租车上,出租车司机老施说,黄山本就是旅游城市,注重环保是黄山的日常。从他的话语,听得出自豪。

 

这话不错。板桥乡主打的“泉水鱼”就对生态环境要求极高,更令人称奇的是,这里竟然有一尾存活49年的“鱼王”。对于生态保护这一话题,老施认为,虽然黄山工业企业较少,使得经济并不突出,“但是如果发展工业,环境就破坏掉了,得不偿失。”他说,“环境好,人们住着比较舒服。”

 

目前,黄山着力打造成为杭州都市圈的生态安全屏障区,这也是黄山融入“杭州都市圈”的目标之一,随之而来的是,规划、交通、产业以及服务等无缝对接。这种互动,古已有之,通过新安江水路直通富庶的杭州是当时徽商的选择之一,而连接徽州和杭州之间的诸多古道更是有力的例证。如今,黄山进入“杭州都市圈”,杭黄高铁近日即将建成通车,届时从黄山到杭州仅需1.5小时,黄山到上海也仅2个多小时。

 

一个是“人间天堂”杭州,一个是以“天下第一奇山”出名的黄山,旅游自然是两者绕不开的话题。据了解,黄山将用3至5年时间打造新安江百里大画廊,以深渡特色小镇为核心、皖浙1号旅游风景道“陆上线”和新安江“水上线”为两翼,使之成为皖浙交界处重要旅游集散地和亮丽旅游名片。说到“陆上线”“水上线”,就不得不提马上变为现实的“高铁线”。它不仅把黄山拉进了“杭州都市圈”,还将沿途的名城(杭州、绩溪、歙县)、名江(钱塘江、富春江、新安江)、名湖(西湖、湘湖、千岛湖)、名山(黄山)联成一线,形成一条世界级黄金旅游通道。

 

新安江治理,除了展现出巨大的致富能量,其作为水源的基础功能,也将被逐步放大,千岛湖将近600平方公里的湖面,总库容178亿立方,而“杭州第二水源千岛湖配水工程”设计的引水量为每年9.78亿立方米,其将为杭州提供优质的饮用水。千岛湖不仅是长江经济带的重要组成部分,还是长三角地区重要的战略水源储备地。早在2003年,作为江南水乡的杭州、嘉兴一度面临“水乡缺水”的窘境,相关引水方案在沉寂几年后,再次被提出。按照当时的方案,取水工程并不仅仅面向杭州,还涉及同样缺水的嘉兴,甚至考虑为上海供水。但该方案最终无疾而终。

 

随着新安江生态不断改善,吴志旭告诉记者,淳安可以定位为长三角优质“生态产品”的供给区,充分发掘生态产品的价值属性,这也正是一个“绿水青山”转化成“金山银山”的可行途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