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»

刘翔黄金时代早已往事随风,中国南京2020室内田径世锦赛怎样打造“高人气”?

2019/9/11 22:27:24

刘翔黄金时代早已往事随风,中国南京2020室内田径世锦赛怎样打造“高人气”?

上周末,国际田联理事会决定,由中国南京举办2020年室内田径世锦赛,这是该赛事第一次来到中国,也是继2015年北京田径世锦赛后,我国再次举办综合性的最高等级的田径赛事。

 

和室外的田径世锦赛相比,室内田径世锦赛其实也很有影响。从季节讲,赛事一般在3月举行,往往是选手冬训成果的检验,也是该年度各室内分站赛后的“总决赛”,然后田径比赛就转到室外赛季了。从项目讲,26个项目,约是室外世锦赛的60%,但部分项目是室内特有的,如60米跑。从赛程讲,室内田径世锦赛更为紧凑,一般4天左右。从场地上讲,200米一圈的赛道更考验径赛选手的弯道技术,且比赛场地未必是专用室内田径场,也可以用展览中心搭建。例如,2016年波特兰室内世锦赛是展览中心搭建的绿色跑道。

 

从更宏观的角度看,2020南京室内田径世锦赛对我国当前田径运动有巨大的推动作用,当然,如何利用这个契机,如何推进,还是有讲究,需要套路的。

 

 


借力马拉松热潮建立完善赛事体系

 

 

从目前国内的田径赛事体系看,除了传统的田径冠军赛、大奖赛之外,还有一些单项的赛事,如马拉松全国大奖赛、竞走赛事等,另外还有结合商业性质、表演性质、竞技性质的跳远、跳高、三级跳远等单项的挑战赛事。

 

在洲际层面,我国目前举办的赛事有亚洲田径大奖赛、中日韩田径对抗赛等。如今年金华、嘉兴、宁波等城市分别举办过上述田径赛事。以金华为例,2014年举办了中日韩田径对抗赛(2017年在宁波);2017年金华举办了亚洲田径大奖赛三站赛事中的一站,有20多个国家和地区参加,是3站赛事中观众最多的一站,且最有特色。金华主办方把当地比赛融入大奖赛,作为垫场赛出现,业余选手参加,这样对观众也有吸引力。

 

作为国际田联的系列赛事,北京最近几年度举办了国际田联挑战赛,而上海则是钻石联赛的举办城市,是亚洲2座钻石联赛举办城市之一。

2017国际田联钻石联赛上海站

其实国内还举办过国际田联的单项世界锦标赛,如2014年太仓竞走世界杯、2015年贵阳越野跑锦标赛。说到越野赛,现在在国内外都非常流行,它曾经是1904、1912、1920、1924年奥运会的项目。

 

这里要说的是,我们可以借2020年南京室内田径世锦赛的契机,完善我国的田径系列赛事。

 

例如,可以趁赛事举办筹备的机会,举办测试赛,2018年时间太紧的话,2019年是可以的,然后2020年以后作为一项室内赛事固定下来。

 

还可以增加挑战赛。目前国内北京有一站国际田联挑战赛,而日本川琦和韩国大邱也有一站类似田径赛事,那么在上海或北京附近,例如南京、杭州、天津,是否增加一站国际田联的挑战赛级别的赛事?

 

如果说上述赛事是年度性、常规性赛事的话,那么,其实我们也可以申请那种流动性的世界级的田径赛事。例如同样是2年一届的世界半程马拉松锦标赛,该赛事最近几届一直在欧洲,2014年在丹麦的哥本哈根、2016年在英国的加的夫、2018在西班牙的巴伦西亚、2020年在波兰,2022年或之后,我们是否可以申办,要知道现在马拉松在国内火的不要不要的。此外还有世青赛(2006年北京举办过)、竞走团体锦标赛、世界接力赛和洲际杯田径赛等可以申办。

 

 

 


选拔优秀田径选手要从娃娃抓起

 

 

 

2020年除了南京室内田径世锦赛,其实这一年最重要的世界大赛是2020东京奥运会。再往后2年,2022杭州亚运会将举行。如果现在趁着主办室内田径世锦赛的契机,早些着手准备田径选手的培养,还是可以给年轻的选手更多的机会,也是可以为2-3年后的大赛积累经验的。

 

2013和2014年,南京分别举办了南京亚青会和南京青奥会,尤其是青奥会,为2年后的中国里约奥运军团储备和选拔了不少人才。尽管田径人才的培养要用10年乃至更长的时间,不过趁着赛事的契机,可以为那些年轻选手提供更多参赛机会,也可鼓励有天赋的青少年投身田径运动和体育运动,为更长远的重大比赛奠定基础。例如,2006年北京举办的世界青年田径锦标赛,对2008年中国田径选手的促进,还是很显著的。有研究表明,西班牙获得2008欧洲杯和2010年世界杯,和1992年西班牙的巴塞罗那举办奥运会很有关系,因为奥运会显著提升了一个国家的体育气氛。用2012年伦敦奥运会的口号就是“激烈一代人”。这些都是有连贯性和一脉相承的。

南京青奥会

田径,特别是以跑为显著特征的跑步,在世界范围内具有重要的竞技和教育价值,认识和体现这种价值需要探索和积累。当前蓬勃发展的中国马拉松运动,是体现这种价值的主要表现。尽管我国参加田径的人口,特别是青少年人口比例并不高,还处在田径发展的初级阶段,好在我们已经在追赶的路上。从国际经验看,美国许多小孩的体育启蒙从田径开始的。他们往往在掌握最基本的跑跳投后,部分进行分流,再从事其他项目。如果从目前我国为东京奥运会跨界选材的角度看,田径可以为其他项目,如铁人三项等,提供相当的人才基础。

 

 


促进大众选手参与人数和竞技水平

 

 

世界大赛往往能促进一个项目在当地的推广,进而为竞技水平的提升夯实基础。这几年,国内举办的田径大赛也有许多创意进而成功的做法。

 

国际田联北京挑战赛在赛前一天举办“全明星赛”。美国短跑选手加特林普通社会人士,包括中学生一起比赛,对赛事的宣传、推广非常大。今年上海钻石联赛有4万多观众。赛前主办方设计了接力赛,把田径赛和业余跑团结合,让跑团参与到钻石联赛中。最终选拔出来的跑团参加当天比赛的垫场赛,且获胜的团队按照国际标准仪式颁奖,效果很好。这些做法其实未来可以在中小学、社团推广。国内一些马拉松赛邀请田径运动员而不是娱乐明星的做法,也值得借鉴。笔者参加的绍兴马拉松和首届金华新闻界马拉松,都请了谢震业作为起跑嘉宾;今年义乌马拉松邀请了世界少年田径锦标赛女子跳远冠军、义乌籍运动员龚璐颖为跑者加油,都是较好的做法。

2017义乌国际马拉松赛

对青少年进行健康教育和田径锻炼,不一定是为了搞专业,而是让他们养成兴趣,或者养成终身运动的习惯。长跑在日本开展广泛,深受欢迎,并且业余的竞技水平很高,像男子万米纪录就是日本的大学生创造的。这里原因很多,有日本的政策支持、群众基础、体育文化和传统教育。相比之下,我们参与田径运动的学生太少了。许多中小学生即使参加中考体育,许多是考前突击锻炼,考后很少接触。因此,如何通过体育赛事,结合学校体育和业余体育,改善运动条件,培养学生运动兴趣,激发学生运动潜能,加强技能培训,掌握运动技能,养成运动习惯,才是我们学校体育应该解决的根本问题。

 

因此,认识有“运动之母”之称的田径运动的好处,需要家长、学校、社会、国家各个层面的人士达成一致,形成共识。其实,田径运动是全民健身运动的好方式,也是终身运动的好方式。

 

 

 

 


大健康背景下普及田径

 

 

 

田径是1896年以来奥运会的必备项目,第一块奥运金牌是田径项目,中国运动员1932年在奥运会上第一次亮相,也是田径选手。田径展现了人类最为基本的跑、跳、投等基本能力。

 

近年来,我国举办了诸多国际田径赛事,如世青赛、世锦赛,还有单项的越野跑、竞走等赛事,2020南京室内田径世锦赛为我国举办田径赛事又添加了浓墨重彩的一笔。问题是,我们如何抓住这个契机,在竞技水平、群众体育等方面推动我国田径的发展。在“健康中国2030”战略和《全民健身计划(2016-2020)》的大背景下,尤其有意义。

上海涌现了许多著名的田径选手,朱建华、刘翔都打破过田径世界纪录。在赛事方面,钻石联赛上海站是年度性的顶级赛事。上海国际马拉松赛从1996年创办以来,参与人数和影响力都在显著增加,2017年又变身全马赛事;上海全年另有10余场半马赛事。在这个轰轰烈烈的过程中,我们需要马拉松及田径运动需要冷静思考、规划在前、稳步推进、科学发展,这样才能促进竞技和业余层面水平的提高,从而为上海到2025年建设成为全球著名体育城市做出贡献。

 

 

 


作者简介:

陈国强,男,上海体育学院副教授,硕士生导师,新闻传播学博士。

上海体育学院体育、媒介与文化研究中心研究员

美国印第安纳大学公共健康学院访问学者(2013-2014)